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民族专家
现在位置:首页 > 站主博客 > 正文

为民间借贷正名----经济与文化视野中的金融业

更新时间:2016-10-15 20:20:08点击次数:607次字号:T|T

提到民间借贷,可能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高利贷,想到的地下钱庄唯利是图的情形,想到的是莎士比亚戏剧《威尼斯商人》中狠毒的犹太借贷商人。

而如我这样稍有些年纪的人,在那个年代下受到的教育下,便会想到黄世仁,杨白劳和喜儿之间的故事。那一代人,是带着仇恨地主恶霸的教育长大的。想着年关时节,黄世仁带着借据,找到杨白劳,逼在杨白劳的家门口,向杨讨债不成,抓走杨的姑娘的情形,就咬牙切齿。后来慢慢长大了,觉得这里面要琢磨的事情还很多,为什么黄世仁不能讨债呢?杨白劳确确实实借了黄世仁的钱呀!立下了白纸黑字的字据呀?黄世仁也没有逼着杨白劳向自己借钱吧!再一想,杨白劳当时不用说,要划成分的话,肯定是赤贫分子(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我小学填表格的时候,还填过我家是贫民成分,可见成分划分的影响之大了),对于这样的赤贫分子,说白了就是一贫如洗呀?杨能有什么财产还钱呢?为什么黄世仁还要借钱给杨白劳呢?杨白劳没有财产担保呀?再想一想,如果当时黄世仁不借钱给杨白劳,那杨白劳是不是当时就撑不下去了,早就饿死了,除了抢喜儿不对以外,黄世仁好像还行了点善。。。。。。


去年,参加一个中专学校的教师招聘会,邀我作为主考之一出题,当时我的题目是:中国银监会出台制度,要求民间借贷利息不得超过国有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4倍,超过部分不予保护,你对此有何看法?

作为两名金融专业的本科学生,回答都是一致认为政策很好,保护了借贷者的利益,认为贷款利息太高,加大借贷者的负担,很难还得起,从而维护了市场秩序。

回答虽然出于意料之中,但仍然不免有些遗憾!


对民间借贷的高利息似乎是众口一词的讨伐,但谴责之后可以细细思考一下,民间借贷为什么高利息?众所周知,国有银行凭借强大的资本、缺乏放贷人的责任追究制度,以及强大的国家法制机器,有保护,而没有多少风险,银行坏账呆账任凭多高,也与国有银行内部的个人没有多少关系。而对比起来,民间借贷,缺乏有效的国家保护,风险很大,一旦借贷者跑路,其损失完全由出借者承担,因此,必须用高利息来弥补高风险。另外,民间借贷资金不足,规模太小,美国有几千家私人银行,还有与之配套的保险公司来保障私人银行所出现的风险,竞争大,利息自然很低,对比我国,几家国有商业银行几乎垄断了金融行业,民间借贷能筹措到的资金很少,而私人借贷从国有银行能够借到的渠道很窄,通过民间借贷更为方便、快捷,由此供小于求,自然利息就会高起来。


说起民间借贷,以及在此基础上后来发展的私人银行,保险业等金融业,其重要性可以在此梳理一下。

人类社会的发展,从经济学的角度大致可以分为一下几个阶段:自然经济、小农经济、工业经济、知识与创新经济。

自然经济阶段,人类处于懵懂状态,对自然界极度依赖,依靠索取自然的馈赠,典型的渔猎采集经济,依靠鱼类资源和森林里的动植物,这个阶段,一是依靠自然界的馈赠,二是依靠身强力壮的劳动力,而劳动力的再生产,则是依靠妇女的生育,因此,在人类的早起阶段,生殖器崇拜非常普遍。我常说,文化现象的背后是经济发展方式,为什么很多早期文明中的生殖器崇拜普遍,根源在于社会生产中极度依靠年轻力壮的劳动力,而劳动力的再生产则极为重要。自然经济另外一个重要的类型就是草原经济,我们常说的“逐水草而居”,就是生活在草原的民族,放养着牲畜,需要不断的转场,依靠大自然馈赠的草地和水源生存。

过渡到农业经济时代,人类有了一定的自然知识,可以从事一些有计划,有组织的生产。这一阶段,对自然的依赖不是那么严重,但还是比较脆弱的,一旦有个自然灾害,就麻烦了。农业经济对于水源的需求,极为渴求,因此,文明一般都发源在大江、大河之畔,俗称大河文明。农业经济,对于劳动力的需要还是很重要,因此,一家有那么几个儿子,那这个家就会兴旺发达,就是一个大家。源于此,我国几千年来的重男轻女思想也就不足为奇。而一旦有了女儿要出嫁怎么办,于是,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为了保住农业经济中极为重要的劳动力,就发展出适应农业经济的文化现象----不落夫家,即年轻女子出嫁,不在夫家住,还要在娘家住满三年,给娘家再免费使用三年劳动力,才能住到夫家,有时,还要搭上女婿这个壮劳力。


而进入到了工业时代,所需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的因素逐渐下降,需要的是资本的投入和风险的下降,需要大量的资本购买各种机器设备,劳动力,原材料。有可能投资后亏本,还需要把这种风险降下来。于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金融业逐渐发展起来了,金融业在这里创造发展了两个工具,一个是股份制,可以集聚大量微小的力量投资,另一个是保险业,可以减小投资所带来的风险。

工业经济的重要性,在马克思的论著中就已言明:“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知识经济时代,以创新为支撑,仍然需要大量的投资,不仅需要投资设备,更为重要的是,还要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即创新的主体,人的大脑的投资,需要投入资本去培养人才,需要20多年的时间,投资的对象不从事生产劳动,同时也有风险。我常感慨自己的求学路,一路跌跌撞撞,中间数度停下,本可十年前就可以博士毕业,就是因为缺乏一种金融的投资工具。如果有一种金融投资工具资助我早日博士毕业,我完全愿意用毕业后获得的很大一部分收益去作为回报当初的投资,而这种局面是一种双赢局面。我也常对资助当时被迫辞职的我去读博的媳妇开玩笑说,相对农业投入一些种子,收获一些口粮来说,你的这种人力资本的投资太值了,区区一些投资换来了陪伴一生的精神伴侣!


对于从事农村教育多年的我,常看到一些优秀禀赋的农村娃娃,由于教育投入的不足,教育资源的匮乏,自己家庭也无力培养,有的很早就失学,天赋慢慢消失,失去了自身发展的机会。而相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教育经费占到GDP8%,甚至百分之十几,读到博士阶段,其获得的资助甚至可以养活自己的家庭,看似教育投资很高,而这种人力资本投资所带来的收益却是巨大的,西方国家一些不起眼的,依靠智力投资的人的大脑的高科技创新产品,可以换回多少我们国家依靠双手和血汗的劳动力生产出来的产品!

西方社会从工业经济时代的崛起,到现在知识创新经济的繁荣,依托的是银行和保险等金融业投资和保险的支撑,而人类社会活动的舞台,从远古的英雄武士崇拜,逐步过渡到现代的金融家和政治家的景仰。现代社会,金融家和政治家永远是这个社会的主要人物,政治家提出主张和设想,金融家帮助实现。


金融业的发展不仅推动了需要大量投资的工业经济和知识创新经济的发展,同样也推动了个性的解放和自由。

对于金融业的发展对传统文化的影响,陈志武在其论文中多有阐述。确实如此,相对依赖自然的农业经济,唯有以投资为主的工业经济和知识创新经济,才有更多的积累,依靠积累进行专业化分工和建立社会安全网络。农业经济时代,人类高度依赖自然界,难以离开土地,收获几乎都要用来消费,没有多少积累,无法建立社会安全网络。最突出的问题是在农业经济中处于劣势,年老体衰,无法从事生产劳动的老人养老问题怎么解决,解决这一问题唯有通过发展出一种束缚年轻人的“孝文化”来解决。要求年轻人要无条件的顺从老人,特别是老人去世以后的那种大操大办的,彰显出“孝文化”的丧事活动。中国历史上的“二十四孝”和老人去世以后的“丁忧三年”(老人去世以后,孝子要守祖坟三年),家谱文化,三纲五常等,更是推到了顶峰。(请见我的前文“救母亲还是救女朋友----经济学视野下的中国孝文化”)

伴随农业经济的“孝文化”,让年轻人难以离开家乡,打压年轻人的自由,无条件的服从老人,打压年轻挑战权威的创造性。而依托金融业的工业经济和知识创新经济,生产力极大提高,有了巨大的积累,可以发展出专业化的养老机构,老人有了退休工资,大病保险,养老院等,就不需要年轻人来牺牲自己的自由和事业上的发展,来保证老人的养老问题。


如今,我离开家乡数千公里,我常开玩笑说,我年迈的母亲,手里有几个小本本,什么低保,父亲的退伍定期补助,养老保险等,收的紧紧的,依靠这种依靠生产力极大提高所建立的社会安全网络比我这个传统“养儿防老”观念下的儿子更为可靠。而我当初,也处于在家赡养母亲和实现自己价值中苦恼,最终还是背着“不孝”踏过三千公里云月,如今,我从家乡的小学教师成长为西南边陲的高校教师,有了更多的收入去奉养老人,但更为重要的是,有了更多的人生历练和精神上的提升!


常常憎恨中国人缺乏自由,平等观念,骨子里就有奴才的本性!指责中国人缺乏创新,崇拜山寨,憎恨过后,还需要有理性的思考!改造中国人的劣根性,需要放开金融市场,来推动以投资为主的现代经济的发展,以经济的发展与繁荣,推动养老事业的专业化分工,把年轻人解放出来,推动年轻人的自由流动和平等。最终依靠这张养老保障制度的社会安全网,解开束缚在年轻人,中年人身上的枷锁,促进创造性。


最后再回到前面的民间借贷的问题,民间借贷提供了经济发展最缺乏的资金问题,这是好事,毋庸置疑,问题是如何让利息降下来,破解利息过高问题,即高利贷问题。

在我的课堂上,我也向我的学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面对深受传统填鸭式教育多年,不善于思考的学生,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举了一个例子,某省发生灾害,农业歉收,商人纷纷高价出售囤积的粮食,面对这种情况,很多地方官采取措施,打击商人高价售粮行为,结果商人惜售,不愿出售粮食,老百姓饿死更多。而其中有一位知府,与其他地方官不同,反其道而行之,对商人高价售粮的行为采取各种保护措施,并对外大力宣传,引来无数外地粮食商人纷纷载运了大量的粮食来到那位知府的任地出售粮食,结果,粮食供给增多,粮食商人竞争激烈,反而使粮食价格下降了!

这位知府的做法,实际上解决了民间借贷的高利贷的问题。萨缪尔森曾说过,教会鹦鹉供给和需求,它就懂得经济学。供给少,需求多,价格就会上升,而供给多,需求少,价格就会下降。对于民间借贷的高利贷问题,只要国家给与支持与保护,鼓励更多的资本进入民间借贷市场,借贷利息自然就会降下来。这一点,并非官员不懂,并非不如古人聪明,而是垄断的权利太大,既得利益的势力过于强盛!因此,要求民间借贷利息不得超过国有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4倍,超过部分不予保护。名义上保护老百姓的利益,实际上打压民间借贷资本供给,从而抬高民间借贷的利息,造成高利贷现象,最终挤压民间借贷市场,伪装的外衣下何其。。。。。。!

前一阵子,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余额宝”推出,吸纳了大量的民间资本,从而冲击了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紧接着就出现了马云的很多负面消息,在我的课堂讨论中,我就笑着对学生说,还算好,还没有出现马云的嫖娼消息。


说到供给和需求问题,即供给少,需求多,价格就会上升;而供给多,需求少,价格就会下降。最近王宝强的事件引起了全国关注,认为王宝强的收入过高,而大学教授收入太低,甚至祭起了民族存亡的道德大旗,抛出“戏子误国”的言论,其实这种言论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明星走穴而引起的争执。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宝宝何罪之有!王宝强全国供给只有一个,需求却是全国人民,自然价格就会高;而对比大学教授,供给不下数十万,需求只是高校学生,价格自然很低。

要求宝宝的收入和教授看齐,背后隐藏的可能还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平均主义”糟粕思想在作祟,这种“平均主义”,导致了中国历史上一代代的以重新分配财富为标志的改朝换代,折腾了几千年!伟大的民族是需要不断反思的,宝宝和教授的收入之比,联想到的“平均主义”及中国革命历史,则又是另外一个值得深思,而又沉重的话题了!

作者:天雨流芳网潘金哥(邮箱:3168556019@qq.com),来源天雨流芳网(www.tylfw.com)。

(编辑:ruimei)
在线客服
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