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丽江雅雅
现在位置:首页 > 站主博客 > 正文

红伶梦

更新时间:2019-11-18 15:04:29点击次数:205次字号:T|T

  

月色幽幽,烟雾朦胧,柳丝拂面!一书生赫然从假山石后转出,手持柳条,面容清隽,口称:“俺那姐姐呀!”拂袖掩面吟唱道:“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杜丽娘猛地惊醒,却发现已不在姹紫嫣红的花园,民国的街道上,马车飞驰,眼看就要生生地撞过来!“凌香!”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呼唤,一只手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将她回拉护在怀中,马车堪堪从鼻尖擦过,她惊出一身冷汗,猛地睁开眼睛……程凌香已记不得是第几次在这个诡异的梦中惊醒了,窗外红日初升,记起今天还有一出戏,披起衣服坐了起来!

“姐姐!”随着一声脆生生的呼唤,丫鬟小云推门进来拿着一盆水,“你醒了,又做噩梦了吗?看你一头汗!”小云说着,拿着手巾蘸水给她擦了擦脸!“嗯”凌香轻轻靠在床上,闭眼默戏!小云看她这样子,悄悄推门出去了。

“梦回莺啭,乱煞春光年遍,人立小庭深院!”随着一声莺啼凤鸣般金属质感的声音,杜丽娘出场了,那声音加上婉转的意蕴,回味无穷,真是妙不可言!台下瞬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这是程凌香出道以来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场景。天生嗓音的独特幽婉,别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韵味和穿透力,加上表演和扮相的极富表现力与对人物内心和情感的深深洞悉与表达,使程凌香半年就红遍了京城的半边天!

唱完《牡丹亭》的三本大戏,程凌香已疲惫不堪,饶是她功力深厚,越是用心演越是累人。卸完妆靠在椅子上休息,小云端来每次演出后她必喝沏得温热的龙井!拿起茶杯啜了一口,不知是不是错觉,小云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茶水刚刚下喉,一股独特的香味弥散开来,“龙涎香!”凌香心内惊呼一声,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芳华苑昆曲头牌程凌香得了怪病,《牡丹亭》已停演三天,让其他人演差距太大观众不买账。为此芳华苑特张榜求名医治病。

哥哥,等等我!等等我……”一个小女孩大声呼唤,声音清亮悦耳!一个小男孩拉起小女孩的手走向莹莹草坡。草坡上不时传来欢声笑语,还有隐隐动人的歌声!“啪”一个巴掌火辣辣打在小女孩脸上,白皙秀美的脸顿时印上五个通红的指印!“不许打她!”小男孩推搡着来人。“她是个没爹教的孩子,不许跟她玩!”打人的人厉声呵斥……这一梦很长,程凌香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睁开眼睛!“醒了醒了!”芳华苑老板和众人激动地喊!凌香觉得手中有个异物,一只水透的翡翠龙凤合璧,她的眼睛越过众人定格在窗边一个背对着她的身长玉立的身影上,是他来啦!凌香心中默默道!又惊又喜还有点酸涩!

“凌峰!”凌香轻声唤道:程凌峰转过身子,蹙起眉头。刚看到昏迷不醒的凌香,他可是着实心疼,一张俊秀的小脸肿得像猪头,唇已化成紫色,她离家出走后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她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一定是有人买通小云陷害她,在茶里下了龙涎香。龙涎香本来无毒,但凌香却对龙涎香严重过敏,从小一起长大,只有凌峰知道如何化解凌香的过敏!可是凌香对龙涎香过敏之事,不是人人知道,究竟谁要将凌香置于死地呢!

凌峰兀自思考,却发现凌香已哭得梨花带雨,班主等人已知趣地离去了。“你不该来找我……”凌香哭哭噎噎地说!

“你知不知道我这半年都在找你,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凌峰说着也红了眼眶。他拿过凌香手里的龙凤璧,掰开,将凤递给凌香:“你怎么能狠心丢下信物就走,你知道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程凌峰和程凌香两家都姓程,是两家大户,两家爷爷奶奶相交甚好,给孙儿孙女指腹为婚,并起了相连的名字,祖传龙凤璧为信物。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志趣相投,惺惺相惜,感情甚笃!凌峰喜读医书,凌香喜习戏文!两人琴瑟和鸣,两小无猜!不料爷爷奶奶过世后凌香父亲在她十二岁时病故,家道从此衰落,母亲改嫁将她丢给亲家。凌峰父母十分势利,让凌峰退婚,凌峰不肯。遂常常羞辱责难凌香!甚至在十八岁凌峰外出时放狠话让凌香自谋生路,倔强的凌香不堪受辱,孤身一人来到京城,卖艺为生,因嗓音独特戏文娴熟,被芳华苑老板看中捧为头牌!而凌峰知道真相后到处寻找,在外闯荡半年才找到她。

夜晚圆月又升,凌香怔怔地望着手里七彩玲珑的戏服出神,这戏服伴她半年来一百多场次的演出,伴她走上人生巅峰。这时候离开,戏曲生涯好比昙花一现,不管她有多么出彩,马上就有新的头牌顶上,她也会被渐渐遗忘。名利可以割舍,但她对戏的爱是真的,沉浸在其中的感觉真好,是一种难忘的生命体验!凌香不顾老板劝说,宁愿放弃大红大紫的头牌生涯,跟凌峰去隐居。今晚是她的告别演出。想起今晚谢幕后,戏迷对她的挽留,不觉有泪盈眶。今晚她演的是《牡丹亭》里最经典的两出折子戏,梳妆和游园惊梦,先演了杜丽娘在园中游园梦到柳梦梅执柳相知,随后惊梦!又倒过来演了游园前的梳妆,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她披下如瀑的长发,肌肤胜雪,声若莺啼,轻吟慢唱……观众的热情几乎掀破屋顶,谢幕时一些老戏迷纷纷过来挽留,可惜她的才华和天赋,其中一人含泪说道:不管再过几年,你都是戏曲界的传奇!面对这些戏迷,凌香深深感动,只能鞠了一躬又一躬!凌香不停地摩挲着戏服,杜丽娘能为情而死,死了又能为情而生,她为了爱放弃舞台也不算什么!想到这里,她对前来接她的凌峰一笑,与他携手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才出大门,一辆马车疾驰过来,凌香怔住了,几乎与梦中的情形一模一样,就在马车要碰到她时,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了她就地转了个旋,就在落入宽阔熟悉的胸怀一颗心刚刚落地时,忽然听到一声破空的厉响,且是正对着凌峰的后背,凌香想都未想就扑了出去。“嗤”的一声,等凌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凌香已经左肩中了一箭,倒在地上。一个贵妇人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她中的是五毒散的箭,世上只有北昆圣手能解,北昆圣手早就死了。我劝老板不要放走头牌被别家抢走生意,劝他不如杀了她。没想到他拿毒箭来对付你。不过这样也好,是我满意的结局!”“妈,我最后叫你一声母亲,你怎能这样狠毒!所以龙涎香也是你派人下的!”贵妇人冷笑一声不置可否:“我劝你还是回家续我给你订的婚事,还能享受荣华富贵,否则你只能滚出家门,落魄江湖!”“我永远不会回去了!”凌峰含泪蹙眉,毫不犹豫地说!“好!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家产由你弟弟继承!”贵妇人愠怒地拂袖而去!

凌峰抱着凌香,凌香断断续续地说“来世还要和你在一起!”缓缓闭上了眼睛……此时,夜雨纷纷,乱煞人眼,无比凄凉……

八年后,春来莺啼柳绿,清风拂面,浙江昆山一绿油油的草坡,一只龙凤璧风筝正扶摇而上,“咯咯咯”,传来小女孩娇俏的笑声。一个眉眼秀美的五六岁小女孩牵着风筝紧赶快跑,声音具有独特的金属质感。“爹爹快来!”小女孩欢快地唤道,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一手牵过风筝,一手抱起小女孩!忽然风中清脆地传来“没乱里春情难缱,蓦地里怀人幽怨!”的婉转之声,寻声望去,六个十二三岁的少女排成一列正在唱《牡丹亭山坡羊》。“春哪春,得和你两流连!”刹那一声高亢的对白如金石破空而来,让人恍惚又回到当年京城的舞台,璀璨的灯光下那玲珑的身影,令人惊艳的嗓音……“娘!”小女孩一声唤拉回了凌峰的思绪!八年了,他们隐居在昆山,终于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凌香没有死。当年凌峰到处闯荡寻找凌香时,在昆山遇到了名医北昆圣手,从小熟读医书的他成为了北昆圣手的知音和徒弟,北昆圣手临死将衣钵传给了他。他自然知道五毒散的解毒方法,救回了凌香的命!昆山又是昆曲的发源地,凌峰带着凌香在此隐居,行医为生,这里人人皆喜昆曲,凌香虽已告别舞台,却以教唱为荣,收了不少弟子,将对戏曲的深爱化为了对戏曲文化的传承!两人生有一女程昆香,两人既让她学医也让她习曲,两个方面女儿都表现出了很高的天赋,让程氏夫妇欣喜不已!

女儿将一棵五瓣的幸运草送给凌香:“娘,我找到一棵 五瓣的了,我们一起幸运幸福!”看着乖巧的女儿,凌香心中比蜜还甜!凌峰笑嘻嘻地用空气画了个心,故作神秘地放到她手心:“圆你一个梦!”梦,是啊,梦!春光融融,曲声袅袅,爱人和女儿的笑靥像花一样灿烂,红伶生涯叹沧桑,人生有梦如此,足矣!

 

 

 

 

 

 

 

 

 

 

作者:丽江雅雅(天雨流芳网潘金妹,来自天雨流芳网www.tylfw.com

注: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ruimei)
在线客服
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