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小说
现在位置:首页 > 丽江雅雅文章 > 正文

嘿,小孩!

更新时间:2021-02-20 19:59:29点击次数:616次字号:T|T

海市音乐厅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忽然一道清越的女声随着淙淙流水般的古琴声划破寂静,让人如魔怔般静寂凝神。台上女孩清秀的脸庞,自弹自唱,手指轻轻划过琴弦:“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一个自弹自唱包含两项文化非遗,古琴演奏和用昆曲曲调演唱的诗经。今晨蓦然从梦中惊醒,女孩的脸庞忽地消失不见,只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乐音在耳畔回响。

他就是在这个音乐会上认识她的,她天籁般的声音一下子俘虏了他的心,缓缓抬起的脸庞和清亮的眼神更是击中了他的灵魂。三天了,依然没有她的消息,今晨疲惫而又悲伤地揉了揉眼眉,不禁回想起大学校园里重逢的她……

自从音乐会后,今晨意外发现女孩竟是读古典文学研究生的学姐,而自己才是大三学计算机的小屁孩。于是路上各种偶遇,女孩一直和他保持不咸不淡的距离。直到那天他说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女孩望着他:“你真的懂这是什么意思吗?”他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眼神暴露了他的感情。女孩叹了口气“我到底比你大了多少?”他笑了:“三啊,女大三抱金砖……”后来他渐渐融入了女孩的生活,终于成为她的男友。虽然有好多人不看好他们,说他太小了,但他们却是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

今晨的姐姐嫁了个大老板,是个阔太太。今晨父母早就不在了,是姐姐抚养他长大。有一次今晨回家却发现姐姐在哭,原来姐姐被姐夫打了。今晨看着伤痕累累的姐姐,撸起袖子要找姐夫算账,却被姐姐拦下,姐姐说只能忍。

 女孩叫子枫,和今晨谈恋爱后,向来文静内敛的她笑容也多了起来。她的家也很豪华,父亲是市里的高官,几乎没有时间回家,母亲的模样在她很小时候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家里有个继母,为人还不错,她叫她何阿姨,但她对继母怎么都亲不起来,经常是古琴清曲作伴。而她正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时,父亲的暴怒却终止了幸福的心情。“那小子我知道,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他根本配不上你!”父亲大声的吼叫:“让你去和郑市长的儿子见面,你偏不去,你是要气死我!”她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愤怒,但要她嫁给不喜欢的人来完成政治联姻也是万万不可能的。她倔强地不再吭声,转身走到琴桌前开始调弦。父亲疯狂地冲了过来,扭着她的双手“不答应是吧,我让你弹,我让你弹”父亲捡起不知哪里洒落的钉子,拿起杯子,狠狠地敲进了她的手指。十指连心,晕过去前一刻,她望着父亲狰狞而陌生的面孔,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人前温文尔雅的父亲……恍惚中,她似乎看见拿着洋娃娃轻声哄着三岁时她的父亲的样子,继而又闪过父亲狰狞而陌生的脸,然后失去了知觉。

苏醒时一块温热的毛巾擦着她的脸,何阿姨焦急的脸出现在眼前,她的手指已经被简单包扎过。何阿姨哽咽着“我也不知道你爸爸会这样,他真是太不像话了!他现在不在家,你离开这里躲起来吧,这张存折你拿着用。”子枫向何阿姨鞠了一个躬,虚脱而又恍惚地离开了家。

一出门就被一个女人拉住:“你去看看我弟弟吧!”原来子枫的爸爸找了今晨,让他和子枫断绝关系。今晨一直找不到子枫,后来就生病了,发烧在床上躺着,今晨姐姐就来找子枫了。“女大三抱金砖”今晨发烧说着胡话,子枫见他这样也是心疼不已。子枫忍着手痛熬了粥,给今晨喂了药,今晨终于退烧了。他一醒过来就看见子枫顿时欣喜不已,忽然他的脸沉了下来:“你的手怎么啦?”子枫不让他看却拗不过他,他小心翼翼的撕开纱布,看见手指上的血洞,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去医院”他吼了一声,随即瞪着她姐姐:“她都这样了你还叫她做事!”姐姐低着头说“我也是想看看她对你怎么样!”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姐姐向子枫道了歉。而今晨却已经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嘎嘎响,他心疼地抱住子枫,子枫的倔强坚持终于有了归处,顿时抱头痛哭。可是还没到医院,子枫就被父亲派来的人带走了,为了不让今晨受伤,子枫乖乖的跟他们走了。

已经三天了,今晨夜夜梦见子枫在台上自弹自唱。白天他想办法用计算机攻进子枫家的防御系统和监控,试图找到子枫被非法拘禁的证据。终于找到子枫在房间里的证据,但这也不能证明子枫就是被非法拘禁的。但今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三天了,当绝食三天的子枫奄奄一息被扔到阁楼上时,她还是敏锐地听到了下面的嘈杂声,是今晨来救他了吗?她想喊,可是她的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无力的呻吟。无助中她的脚碰到一样东西发出“铮”一声,原来是因为救她何阿姨被父亲赶走前无意放在阁楼中她的那把琴,她用完好的那只手使劲拂击琴弦,发出巨大的声响,恍惚中她看到今晨破门而入,好像还有警察。

今晨报了警来到子枫家,却被提前发现的子枫父亲狡猾地将子枫藏入了阁楼,今晨和警察正在和子枫父亲周旋,辛亏子枫发出巨大声响,否则将功亏一篑。子枫的父亲被警察带走时还大声嚷嚷“我的女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今晨冲上去把子枫抱了出来,第一时间送往医院。药水一点点滴进子枫的手腕,子枫醒来就见到了今晨。子枫虽无大碍,但她的手却不能像以前那样灵活的弹古琴了,经过复健能不能恢复还两说。子枫比以前更沉默了,他父亲的罪名如果没有子枫的起诉也是很难定罪。直到今晨的姐姐带来一个人。

何阿姨的弟弟是一名律师,而今晨的姐姐咨讯婚姻问题恰好遇到何律师,在何律师的鼓励下,今晨的姐姐终于鼓起勇气离了婚,提供了家暴的证据,分得了许多夫妻共同财产。

何律师建议今晨先给子枫提供心理关怀治疗,治愈心理创伤更为重要,在何律师的语重心长的开导下,子枫决定起诉父亲,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当然,何律师也告诉她决定权在她自己手里,她也可以不起诉。起诉父亲就好比再撕开一次伤口,把父女关系降至冰点,甚至在有些人看来这是不孝的行为。可是何律师一句话触动了她“女性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并自强不息,女性才能走出生活的阴影,成为独立坚强的人”。在何律师的帮助下,父亲被判了刑,有人问她想不想去看看父亲时,她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十年后,英国学成归来的今晨和子枫在海市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何律师的影响下,今晨和子枫在今晨姐姐的资助下到英国改学了法律,回来后就开了律师事务所,专为妇女儿童维权打官司。今晨刚荣获优秀律师奖,颁奖典礼上,子枫打趣今晨:“嘿,小孩,祝贺你!”今晨笑着说:“我再也不是那个只会用拳头来捍卫尊严的小孩了,我找到了更好的方法来保护我爱的人!”这些年来,子枫将自己受的苦难化为无穷动力为其他受苦受难的姐妹们和小孩维权,早已成长为独立坚强的时代新女性。而今晨也将自己的热情投入法律事业,专门帮助像子枫一样受过苦难的人。

今晨早就想向子枫求婚了,又害怕子枫还没恢复心理创伤;子枫也早就盼着今晨求婚了,可又不知道为什么今晨一直不开口。

这天是个周末,子枫说她要给今晨一个惊喜,今晨也说要给子枫一个惊喜。一打开门,一束洁白的百合花就伸了进来,象征着他们纯洁的爱情,中间一个心形的盒子,里面是子枫盼望已久的钻戒。子枫不假思索地拿过戒指就戴上了。今晨诧异地说:“这个剧情好像不对,不是要下跪求婚吗”子枫严肃地摸了摸今晨的头:“法律面前男女平等,我们不兴那一套!”然后忍不住笑了。“你的手!”今晨惊喜出声。子枫点头:“这几年的复健没白做,它好了!”

一年后,子枫的个人演唱音乐会如期举行。台上的子枫宛如十几年前的少女,轻拂妙音,微启樱唇,缓缓唱道:“沐风雨兮志更坚,知音行兮情相怜,振翅兮敛羞颜,高飞兮辉宇寰……

台下,今晨骄傲地向旁边的人介绍:“这是我老婆!”“听说她比你大?” “嗯嗯,女大三,抱金砖!”欢声笑语随着琴音妙曲回荡苍穹,在风中与过去扯断,又忽地向前奔去……




作者:丽江雅雅(天雨流芳网潘金妹,来自天雨流芳网www.tylfw.com)

注: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ruimei)